转战内港,鲫鱼妹子列队欢迎

时间:2020-11-14 20:40

天气:晴天

钓场:岛上内港()

饵料:龙王恨

线组:1.2+0.6

钩型:5号无刺袖钩

转战内港,鲫鱼妹子列队欢迎

人心不足蛇吞象,这句话送给那些所谓的钓鱼人。本来想用一粒老鼠屎的,可惜老鼠屎真的不止一粒,而是很多。人性之贪婪是导致被强制管理的根源。话说前段时间所谓的爱心人士还是寺庙的,放生了几万吨的大鲤鱼,基本三斤起步,最大的十多斤,又恰逢放生的地方和我一直垂钓的大坝并不是很远,而且大坝的边缘有那么一个深水区,所以大群的养殖鲤鱼奔着这边而来,随之而来的就是充满贪欲的钓鱼人,更可恨的是鱼贩子也来了,这样就更起劲了,据说有钓鱼人三天三夜没挪窝,最后的结局是什么?派出所城管联合出动,禁止在大坝垂钓了,一棍子打死所有的人,所以我的常规钓点只能被迫转移了。

本来心中有着万分的怨念,不过真正的钓鱼人还是知道该怎么做的,政府禁止那就找可以玩的地方玩就行了,太湖大水面的魅力就是下一杆不知道会上什么鱼,所以让我钟情这份位置。而内港虽近,但是小鱼太多,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一般是不去玩的,而如今已经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了,我只能去玩内港,也只有在玩的过程中去找寻一些克服困难的办法,毕竟内港是小杂鱼的天下,要想钓好鱼那是真不容易的,估计下来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就得面对这样的困境了,而我能做的就是解决问题,寻找到目标鱼,或许这个过程也是快乐的。

钓内港前两周钓过一次鲫鱼,感觉自己的方法还是可以的,但是第一天钓的不错,第二天钓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。总之这里的鱼情瞬息万变,真的挺难掌控的,所以周六我还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钓鱼的。一早我选择的位置是天热的时候,村子钓友守鲤鱼的位置,毕竟人家守了很久的,这个地方应该有一个鱼路的,撒点麦粒就可以了开始钓鱼了。因为小鱼比较多,所以我坚持搓饵垂钓,只是还是很难避开小鱼的骚扰,主要的小杂鱼以麦穗,鳑鲏,还有餐条苗子为主,偶尔会有爬爬虎这类小鱼,所以浮漂动作很多,提杆频率就不自觉的多了很多,五号的袖钩搓饵都能拉了十多个麦穗,还是正口,可想而知小鱼的疯狂程度了吧。

其实上午也还是有几尾鲫鱼的,只是一直感觉鲫鱼不成群,上的鲫鱼都是零星的,钓的算是很不得其法吧。上午钓的连鱼护都没下的感觉,大家应该知道鱼情了吧。不过唯一欣慰的是,抓了一个截口,上来一条二三两的翘嘴,这个我是很喜欢的。再有就是中午本来准备收杆回家的时候,突然抓住一个顶漂,上来一尾二三两的小板鲫,又让我重新燃起了希望。继续坚持了半小时还是没有什么好的鱼口,正好下午有个兄弟要来钓鱼,那就决定搬个地方,当然还是在这个水域了,毕竟要环境和水质同等具备,那就也只有这里适合玩玩。

下午换到稍微浅一点的地方试试,毕竟上午属于深水区,感觉温差大,下午鱼会在浅水取暖,没想到的是我这个一赌,竟然阴差阳错赌对了。换过去之后还是老样子,撒了几把麦粒就开始垂钓,没想到的是半小时后就开始中鲫鱼,还不是那种零散的感觉,而是一阵小连杆的感觉,立马让我决定下护了,鱼多了必须下护,这样才能保证鱼儿的活性。等朋友来了之后,我们又支了一套装备,用十五尺的杆子钓近点,我把十八尺的让朋友去玩。

一开始十五尺上的全是麦穗,不过抽了半小时窝子以后,十五尺也开始上鲫鱼了,短短续续上了十多条,朋友毕竟不是经常钓十八尺的鱼竿,所以玩了一个小时就有点累了,正好十五尺也上鱼了,就又给朋友换了位置,我继续钓十八尺鱼竿。反正不管怎么倒腾,鲫鱼妹妹都还是相当欢迎我的,抽几杆过后继续连杆上鱼,特别是入夜的一阵子狂口,害我们收杆的时候已经黑漆漆了,还回家拿了夜钓灯坚持了一会,只是后来夜里上的鲫鱼个头偏小,钓了一会后还是决定就此收杆,一看鱼护小半桶了,五六斤渔获足足的。

【总结】有水的地方就会有鱼,可能很多人钓不好,但是不代表里面的鱼少,即使像我们这样的小杂鱼疯狂的内港,鲫鱼密度也还是相当可以的,只是因为有小杂鱼,所以真正狂连的感觉很难找到的,钓几条总有小杂鱼回来捣乱一会的,不过话说回来,如果真的连杆上鲫鱼了,那么外边又会有那么多钓鱼人跑来凑热闹,最终还是一塌糊涂的收场。我只是希望真正的钓鱼人能多点,不用刻意跑很远钓鱼,只要身边合适的水域去研究好它就一定能钓到鱼,爆护哪有那么容易哦。